电影产业与国家安全
作者:腾耀 发布时间:2019-05-01 17:59

  [摘要]信息空间成为当今大国博弈的一个重要战场。电影的意义远比乍看起来深刻得多,可以打造价值取向,是国家安全保障体系中的一个基本要素。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借助于电影,对世界上其他国家发起无声战争,让他国民众在不知不觉中成为美国价值观的拥趸,从而达到美国称霸世界的目的。但是,俄罗斯政府和民众还没有充分认识到这种威胁的严重性,缺乏得力的应对措施。由此导致俄罗斯在国际舞台的博弈中,尤其在价值观和世界观塑造方面处于劣势,呈被动接纳的状态,其中的失误与教训值得深思。为了发展本国电影产业,需要制定科学的电影评判标准,将电影的创作、分析和评判作为一项重要战略任务来完成。

  [关键词]电影产业 无声战争 国家安全

  我们面临着一个全新的、前所未有的新环境,这就是网络环境和虚拟现实。各国的信息心理战专家已经掌握了利用这个环境对大众施加全方位影响的技术,这将最终导致产生一种全新的战争,这种战争可以叫“算法战争”,是一场无声战争。他们在这种战争中采取的行动,不仅对某些国家的经济和政治体制造成威胁,而且还会让该国的国家安全管控全面失效。

  一、电影产业是无声战争

  在无声战争中,可以按照一定的标准将双方确定为国家方和跨国方。那些有一定领土范围的国家或体制属于前者;而那些不局限于某一领土范围而又争夺领土上资源的公司属于后者。无声战争或算法战争的实质在于,跨国公司用某一具体内容填满被占领国家的信息空间,影响大众和个人用户。他们借助于能左右人们行为的“思维病毒”来达到这一目的。

  最终的结果就是,国家管理失控引发大规模骚乱,重要战略设施遭到破坏,静悄悄的国家政变和重新分配财产。

  当前,俄罗斯民众和政府机构对这种威胁还认识不足,因此,他们在很大程度上成为现有状况的人质,个别被操控的领导人,其每一言行实际上都是在帮助对手。

  俄罗斯在信息战领域尽管取得了一些成就,但整体上看损失大于成就。其中最应该引起重视的失败教训有:2014年索契冬季奥运会后西方对俄罗斯的诋毁、欧洲选举、故意贬低金砖国家的重要性、西方针对俄罗斯公民和公司的制裁名单、英国指责俄罗斯毒害前俄罗斯情报总局上校谢尔盖·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等,都对俄罗斯产生了负面影响。信息心理战的独特性在于,战争是在信息空间公开进行。例如,斯克里帕尔事件发生期间,英国推出电视连续剧《反击》,其情节与斯克里帕尔事件完全吻合。

  电影产业已经从工具演变成激烈拼杀的战场。每一部电影、每一比特(bit)信息都堪比武器,其售卖可以给所有者带来收入。电影产业的利润规模,可与大生产行业比肩。例如,好莱坞出口产品的总收入相当于最大石油输出国售卖石油所获得的收入。

  仅在中国,2011年美国电影就获得约15亿美元,2017年达到约83亿美元。其实,电影本身只是冰山一角,关键是电影对大众影响的延迟效应会带来巨大收益。例如,影片中付费的烟草广告随后会带来巨额利润。好莱坞编剧乔·埃泽特哈斯就毫不掩饰地说到这一点,仅一家烟草公司一年为电影里的广告就支付约300万美元。

  这种“延迟收卷”更涉及价值观塑造层面。纵观整个电影产业,当代人及其生活方式、习惯、喜好、思维方式都是在美国电影(好莱坞)“心理物理学实验”中“诞生”的。

  二、电影竞争归根结底是意识形态竞争

  好莱坞电影的主要目标是文化的单一化,是把所有人变成一个模样。这是通过树立美国的正面形象和别国的反面形象、把坏行为和性变态强加于人、公开宣扬个人主义以及反社会的生活方式、篡改历史来实现的。

  侵占信息空间并灌输西方价值观是分阶段进行的。好莱坞影片大量投放,接着控制电影院线、放映网络和进行格式化,随后按照其摹本制造出恰好是“国产”的电影。

  在俄罗斯,前两个阶段已经完成。电影租赁商是西方电影公司的六个分支机构,电影院线被10家运营商掌控。2017年初俄罗斯有电影观众5500万人,比五年前增加一倍。根据“涅瓦电影研究”公司的统计数据,截至2017年2月俄罗斯有4407个影厅放映电影。

  谈及俄罗斯的电影,近年来最知名的影片有安德烈·兹维亚金采夫的《利维坦》和费奥多尔·邦达尔丘克的《斯大林格勒》。它们出名显然不是由于观众真心喜欢这两部影片并感激其创作者,而是由于西方专业人员的营销政策。《斯大林格勒》是俄罗斯第一部经由西方进入俄罗斯的巨幕电影影片,不能不吸引年轻观众。事实上影片的观众中人数最多的群体是16~25岁的年轻人(占43%)。公关公司巧妙地筛除了尚能进行批判性思考的老一代,并开足马力为青年服务。

点击QQ咨询
QQ:780706060